老粥今天写论文了吗

【堂良】不知道写了些什么

◆小学生文笔,我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哭哭

◆好像每次九良唱小曲儿的时候,孟队长先是笑容满满,然后九良唱了两句,孟哥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不知道他想到了啥

◆上次看九良的时候坐在台侧,九良看孟哥的时候眼神稍一偏就能看到我。可能九良感受到了我烫得不要不要的目光,于是看了我好几眼。开心心



台下声势愈烈,周九良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孟鹤堂也讨好地看着他,“唱一个呗?”
眼睛里是满面春风的队长,耳朵里是盛情难却的观众。
“行吧,唱一个。”
台下出现了捧场声儿的小高潮。

“你唱一个什么呢,唱一个拼多多?”

周九良捏着玩具,抬头看了一眼孟鹤堂。他想起那个卖萌的拼多多小段儿,觉得有些害臊。

“我不唱,不想唱这个。”

台下笑成一片,孟鹤堂也笑。
他想起小孩儿唱歌总是跑调,想起那拐着弯儿又拖着尾巴的“他总是、只~留下电话、号码”,想起那一场结束后小孩儿微微发红的脸。
孟鹤堂不禁又思考起这个问题:如果那一次返场,自己没有把小孩儿的跑调告诉观众,是不是九良就不会总是专注于拆他的玩具而不接他的话茬儿让他一个人尴尬呢。

“那你唱一个别的呗,唱一个二人转?”
“哎呀,唱二人转啊……”
小孩儿有点儿尴尬地笑着,他不太想唱二人转。
“我唱个……东北小曲儿……”

“送情郎啊——”
孟鹤堂的嘴角嗞咧出一个很大的弧度,使他脸上的苹果肌异常凸现出来。
那一年的周九良胖乎乎并不好看,那一年的他们还在用着翻盖手机。小孩儿尚未拜师,见了孟鹤堂局局促促地叫着“孟哥好”。二十出头的孟鹤堂并不很会捯饬自己的发型,十六七岁的周航还没有学会抽烟和纹身。

小孩儿唱歌跑调,学小曲儿花了好大工夫。

“一送送至在呀——”

小孩儿亮堂堂的嗓音让他想起黄鹤楼那一句驸马,那一句有张飞闯进了中军宝帐,叫一声诸葛亮、我的亲郎。
嗯,一定要劝小孩儿戒烟。这个小甜嗓交给我孟鹤堂来守护!

“大呀门儿啊——”
“外呀——”
“偏赶上老天爷下雨刮大风呀……”

孟鹤堂鬼使神差地凑了过去,由于离得太近,周九良的扇子戳在了他的身上。

九良边唱边比划扇子,动作慢悠悠的,扇骨在孟鹤堂手上贴了一下又慢悠悠离开。
点得他痒。

九良的扇子用了不少时间了,扇面儿磨得软软的,扇轴也有些许松动。一双拨弦子的手正摆弄着折扇,大褂儿跟着他的动作轻轻荡悠。

九良握起扇来,虽说不像那些小说电视剧里玉树临风的小公子,只是内敛含蓄、低眉沉静的一瞬,让人仿佛时间静止,又仿佛已经数年。

是了,他的小弦师不是雍容或清冷的小公子,而是个悄摸摸间就懂了好多好多的小先生。

孟鹤堂悄悄地又靠近了小周老师一点。

航航今天又可爱了一点,回家奖励他吃肉。

周老师不动声色,心里满是冰箱里的糖泡西红柿。他有点饿了。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