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杏仁儿

【堂良】就说夏天吧

◆堂主生贺文
◆活捉堂主评论九良的我,现在超困。
◆半小时短打,码字地点近代史课上。
◆小白文,小周老师写得有点软了哈哈哈哈




孟先生记得那会儿夏天好像比这几年还热。

蝉鸣声加上快板,大概是他记忆中夏天的主旋律了。他扫个地,汗能从头上流下来迷到眼睛里。
孟先生想,他想用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换一瓶冒着白气儿的冰水。

可惜孟先生前几辈子没有修够这个福气。

小宿舍刚刚装了空调,孟先生和室友想着省电,不到晚上睡觉前是不会开的。可这会儿实在热的受不了了,我们孟先生终于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找其他宿舍蹭空调。

师兄弟们爱闹腾,一个个哄笑着咣唧咣唧锁上门,把暑气和孟先生隔在外头。

孟先生一边忙着问候他们每个人的十八代祖宗,一边晃悠晃悠着,瞅见了一扇大开的门。
甭管开没开空调了,孟先生象征性地叩叩门走了进去。

小周同学铺了凉席躺在地上,见有人来了,从地上坐起来,呲出一口小白牙。
“就你一个人呀?”
“哎,他们跑海边旅游去了孟哥。”
孟先生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凉席上。
“你怎么不去?”
“我怕热,懒得出门。”

小周同学本来也没有开空调。
在小周同学的潜意识里,一个人用空调是浪费资源的行为,一定要有其他人也想开空调,这个时候开空调才是有道理的。

于是小周同学去开了自己宿舍的空调。

“哎,不用,我也是宿舍没人,出来遛达一圈儿,一会儿就回去了。”
孟先生嘴上说着不用,内心非常雀跃。

小周同学并不会说客套的话,他又呲出小白牙来回答他孟哥。一边不忘去关上门,调一调空调扇叶的角度。

一晃好几年了都。
孟先生看着瘦得脸蛋儿都凹进去的小孩儿, 咂干剩下的酒。
减肥减得没谱了,要不是自己过生日,不知道多长时间没吃过晚饭。
心里一点数没有。
这什么孩子。

想归想,孟先生还是拍了拍小孩儿的脸,放轻声音叫他。
“九良?咱们回去了。”

小周同学不太会喝酒。
孟先生带着七队来南京演出,尝过好几回九良家乡的菜。
南京虽然饱经沧桑,但依然是个温柔的地方。
温柔到碗是小小的,酒是甜甜的,糕软软的能盛在纸杯里托着吃,连菜里搁的辣都没有什么后劲。好像不管用什么凶悍霸道的烹饪方法,做出来的东西都细腻柔和。

小周同学脸红红的。
但他意识还算清醒,他记得自己没喝几口。
就是有点困。
孟先生一说话他就醒了。

夜里凉了下来。
小周同学觉得自己没有醉,就是有点懵,脸上有点发烫。
起码走路是正常的。
可是孟先生就觉得他喝高了。

“哎!你可慢点儿吧,别摔了。”
在孟先生的潜意识里,小孩儿只要沾了酒,走路不牵着自己就是危险的。

“先生我也没喝几口啊。”
小孩儿扭过小红脸对他说。
孟先生瞪大眼睛看了一会儿。
“你脸好红你知不知道?”
“知道。我也觉得脸发烫。”
小周同学再次露出小白牙,冲他孟哥笑。这么大人脸上红红,怪不好意思的。

孟先生看小孩儿笑,自己也跟着笑。
嘿!我们性冷淡老艺术家笑了嘿!
真可爱嘿!
真让人喜欢。

洗了澡躺床上,小周同学的两片红云还没褪。
后半夜,马路上汽车过去的声音更加突出。灯已经关了,帝都繁华,还能清清楚楚看见对方的脸。
小周同学困着,上了床就闭了眼睛。孟先生还瞪着眼睛看他。

“快到夏天了。”
孟先生说。小周同学没有回应。

“你记不记得宿舍那儿刚装空调那会儿?那是真热啊。”
“是热。”

“你还给我开空调来着。”
“你抠,不开自己的。”

“你还跟我说用花露水涂在身上会凉快一点。”
“今年还要买花露水……”
“行啊,买。你那会儿还跟我说,花露水用完了,酒精涂的也凉快。”
“嗯……”
“你说你怎么想到的,花露水,嘿!真是,又防蚊子又凉快,这睡得多舒服。”
“嗯……”

小周同学的“嗯”已经从标准的普通话嗯到勉强哼出一个奶音来回应他孟哥了。

“行了行了不闹你了,睡吧睡吧。”
“嗯……”

小周同学已经迷糊了,没有对他孟哥在自个儿耳朵额头红脸蛋上的啵叽表现出羞涩。

◆我是一个懒得画线的分割线◆
他们真的太甜了。
好像小周老师和孟哥第一次搭档说的是打灯谜
嗯,我这次的相声也准备说打灯谜。
最后 请孟哥和小周老师向郭于的方向前进!
庆问30!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