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粥今天写论文了吗

【堂良】是你(1)

◆前方狗血预警
◆不狗血的……我想不到啊哭哭
◆脑洞来源大概是看堂主在台上,有时候,和小周老师搭话,玩乐的语气不太明显,反而有点像大哥哥问话,而一般这个时候的小周老师要么在笑要么在皮。。所以推测堂良台下相处模式可能是:逗但有责任感的大哥哥孟和皮但是懂的多的小先生周……
◆不上升蒸煮……


南京这地方,几乎没有春天。该是春天的那段日子,气候就在春夏秋冬里面随机出现。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什么现象来昭示春天到了,那大概是杨柳絮絮满大街飘。
街上走一圈儿,回家脱了衣服就能做棉被。

孟鹤堂把沾满絮絮的外套扔在外面的走廊上,又去卫生间拍掉头上的絮子,才拎了东西去推开房门。
周九良这会儿醒着,看着窗户外头阳光灿烂还有鸟叫,精神不错的样子。听见开门声,给他孟哥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

恍惚间他还是几年前那个小胖球的样子。
可是手上硌人的触感又明明白白地否定了这个想法。
周九良早已经瘦得吓人。

孟鹤堂也曾经以为他的小孩儿会保持在一个普通的身材,
他们会一起大吃大喝再互相抱怨长胖,然后互相督促着对方减肥;
过不久之后的大夏天一起吹着空调吃火锅,在大太阳底下呲溜冰淇淋,
在家里一人捧一半西瓜看电视,叫一份烧烤再拿出两杯冰啤酒。

只是病来如山倒,让他们手足无措。那一天天气很好,救护车停在楼下,铃声很大,吵得人头疼。
医院白嚓嚓的床单使人看上去极其突出,周九良也就那么突出地一天一天瘦下去。

孟鹤堂把自己的东西放到病房里,出去仔细抖了抖刚刚扔在走廊上的外套,又折回来打开包,把毛巾牙刷衣服等等都放在家属床上一样一样整理。
“搬家呢。”周九良躺了一天无聊得紧,存了心思打趣他。

孟鹤堂应了一声,一边给自己铺床一边问他,“今天房间里面冷不冷啊。”
“不冷,我都捂得慌。”

“捂一捂好,”孟鹤堂把手伸进被子,把人抱起来往边上挪了挪,自己也钻了进去,“再睡会儿,我陪你。”

小孩儿本来是靠在枕头上的,被他强行放躺下,只剩个头在被子外面。周九良仰起头来眨巴个眼睛看着他孟哥。

“我不想睡觉。”

孟鹤堂带着不可商量的眼神看着他。
“我都睡了一天了。”
周九良读懂了这个意思,又补了一句。

孟鹤堂又带着这个眼神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放柔语气和表情。
“那你想干嘛呀?”
周九良躺在被子里看着他不说话。
“嗯?”
孟鹤堂也躺下来,跟小孩儿面对面。

“我也不知道。”小孩儿说,“想出去吹风。”
春夏之交,风吹得确实很舒服,鸟叫着也比其他时候好听些。

“不行,外面冷。”
“不冷吧,太阳这么大呢。”
“那太阳都没什么温度,风还凉飕飕的。”

太阳晒得很舒服,风也没有那么凉。

只是他不想让小孩儿出去。
万一呢?
小孩儿闷声不响的,平时被人欺负都不跟他说。
风吹冻着了,被人撞着了砸着了,他怎么办?

“那我想看电影。”
“电影时间太长,不行。”
两个小时盯着屏幕,多消耗精力。
小孩儿需要多休息。

“孟哥,”小孩儿突然叫他,“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去趟西藏?”

孟鹤堂心里颤颤的,还是放缓了语气答他,
“那要仔细找个好点儿的时间去哎。”
┈┈┈┈┈┈┈┈┈┈┈┈┈┈┈┈

嗯,现在是和这篇文无关的时间了。
最近在准备说相声,本子是打灯谜的本子。
我想捧,但是社里的前辈一合计还是让我逗了,说我去逗的话进步会大一点……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捧的有一点九良既视感……但我们社里没有堂主类似风格的相声演员……跟其他人搭就很……尬……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