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粥今天写论文了吗

来玩儿啊同学


◆年龄差重置_(:3」∠❀)_强行凑室友
◆不上升真人!
◆人设会崩,老秦和大松老师友情出没。
◆没有啦,给站堂良的各位比大腰子!

大学是一个高深又高端的地方,那里有温柔美丽的小姐姐和非常man非常博学的小哥哥。

在上大学之前,小周一直是这么想的。


于是在拖着箱子走进宿舍的时候,小周同学对宿舍里仅有的一位室友抱以一个眼神。
真的只有一个眼神。

我的室友好像很高端见识很多的样子啊。
我要怎么跟他搭话。
说错话会被嘲笑的吧。
高中老师说上大学要积极交流啊。
怎么办啊怎么打招呼啊。

小周同学经过了如上的心理斗争后决定,我先装作没看见他。
嗯,铺床铺床。

孟同学陷入了沉思。
我室友这个没看见我一样的举动?是高度近视没戴眼镜吗?
还是说他很高冷?

小周同学床都铺不好了。

我室友好像在看我啊。
好像我在表演铺床一样。
我不铺了我还是先逛逛楼下的小超市吧。

孟同学虽然很奇怪,但好歹也是个直爽的东北人。

他不说话,我得跟他打招呼。
我跟他说话他还能不理我不成?
哎他怎么走了?他床还没铺完呢?
他的床有什么问题吗?
他知不知道要跟宿管反映一下?

今天也是热心的孟同学。

小周同学从楼下超市刷了个垃圾桶拎上楼的时候,宿舍另外两个人已经来齐了。
“嘿!你是一床的吧!”
孟同学赶紧搭话。另外一个瘦高个儿和一个卷毛胖子也看着门口的小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周同学提溜着垃圾桶略懵。
你们怎么好像很熟的样子,我要被孤立了吗。

“啊……昂!”

小周同学也回报了幸福的笑容。

哇。
三位室友悄悄惊叹。
一床bro的牙真白啊。

小周同学吁了一口气。
人都齐了,稍稍不尴尬了一点。

晚饭四个人决定由舍长孟同学叫一份啤酒烤串儿外卖。
“松儿!松儿你吃辣吗?”孟同学非常兴奋地喊。
“吃啊我能吃辣。”
“三床bro吃辣吗?”孟同学继续兴奋地喊秦同学。
“应该能吃一点。”

“啊……”
孟同学突然卡壳。
一床这位来得倒早,可没跟人搭上话。后来二床三床的一来,三个人一聊,孟同学就把问一床同学姓名的事儿给忘了。

“一床的bra,您尊姓大名啊?”

小寝室安静了一下。
爆发出了二床朱同学和三床秦同学的暴风笑。

“孟哥,你有点饥渴啊。”
“孟哥你嘿嘿嘿嘿嘿……”
二床三床疯狂嘲笑嘴瓢的孟同学。

“别笑了,俩大傻子。”
孟同学怼回去。

“我叫周九良。”小周同学很尴尬,他们怎么好像认识了很久。

“哪三个字啊……哎你加我QQ吧,把你名字发给我就好了嘛。然后咱们四个建个宿舍群。”
今天也是很有领导力的孟大哥。

“我不太能吃辣。”小周同学弱弱地补了一句。

烤串儿吃了才知道。
这特么哪是不太能吃辣。
这特么是一点都不能吃辣吧小周啊!
微辣,斯哈斯哈到嘴肿嚯。

“九良啊,你还好吧?”
孟哥一脸惊奇,小周同学辣得仿佛被强了一样,居然有这么不会吃辣的人吗。

小周同学也略不好意思,为啥自己不会吃辣。
“嘶!我觉得,吼,有点辣。”

“九良不太会吃辣耶。”秦同学跟朱同学说。
朱同学回复了一个肯定的眼神,“九良啊,你要不要开一罐啤酒冲冲辣?”

啤酒冰冰的非常爽。

“九良……”
“你的脸好像更红了……”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