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杏仁儿

堂良 ▪ 小日常

◆不上升蒸煮~ooc预警
◆本来是想这届高考前发出来给宝宝们加油打气的,后来发现我实在太懒,码一半的文就放了很久ԅ(¯ㅂ¯ԅ)
◆如有撞梗……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前方刹车预警 我不会开车ԅ(¯ㅂ¯ԅ)


“哎我给你说啊,你看那个屋顶边上的,其实是动物。”

“五脊六兽嘛……”

这是孟鹤堂今天第八次炫耀知识未果。

每次说到一半,周九良就打断他。
啊这个我知道啊这是什么什么什么。

孟鹤堂很不高兴。

“有本事你说说那些动物都是啥!”

周九良哼了一声,盯着他的眼睛说,

“头一个是骑凤仙人,后面是龙、凤、狮子、天马……”

“好了,行了,你牛批,你牛批行不行?”

孟鹤堂很不高兴。很不高兴。

这孩子怎么知道这么多东西?

那他不知道谈恋爱是有必要装傻的吗?

这弄得我多没面子?

于是。

“周宝宝?”


男人没面子的时候该怎么办?

需要征服感。

征服感从哪里来?

从床上来。

周九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做咩啊?”

还很俏皮地学话儿答他。

“咱们是不是好久没……那个了?”

周九良听了这话没什么大反应,慢悠悠地“噢”了一声。

“噢什么?这就默认了?”

周九良没说话,默默叠着摊在床上的衣服。

孟鹤堂看他一脸坦然,乐滋滋地就开始打扫房间清理碍事物品。

“今天不行。”

“啊?”

孟鹤堂有点懵。

有一种“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的感觉。

“今天怎么了?你又不来大姨妈?”

“今天困得慌,想早睡。”

“你怎么偏今天困呢!”

孟鹤堂使劲捏了一下九良冷漠仿佛面瘫的脸。

“唉——”这是非常落寞的一声长叹。


到底心疼自家小孩儿,孟鹤堂摆摆手,“算了算了让你好好睡去吧。”

周九良看他男人一脸失望,钻上来一股负罪感。

可是周九良确实困。

可是周九良又很聪明。

“我下去买点东西。”


孟鹤堂靠在床上玩手机,不一会儿就听见周九良、塑料袋和转门锁的声音。

周九良拎着袋子回来了,酒瓶子在塑料袋里撞得哐哐啷啷的。


酒没过三巡,周九良把自己灌得微醺。

其实他也就喝了一瓶不到。

的rio。

“困……”周九良歪在床上嘟囔。


孟鹤堂把青柠味儿的喝完,又拽过周九良那瓶葡萄味儿的。

“叫你不要乱喝饮料,大街上喝高了多丢人!”

“不会喝别老是喝喝喝!”

“你看看都跟你讲几遍了,讲一遍不听,讲两遍不听,要人讲几次?”


周九良脸上发红,渐渐的居然烫起来。

越来越困了。

孟先生的声音虽然听得清清楚楚,但像是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与他说话,平白有点儿距离感。


孟鹤堂还在叨叨人的怪脾性,周九良困得一只脚已经踩着姬旦老爷子了。

“嗯……”

周九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嗓子眼儿里头挤出来一个音,试图吸引孟先生的注意。

嗯完也没再抬眼皮儿瞧他孟哥,兀自闭着眼继续嘟囔。

“嗯陪我躺一会儿。”


孟鹤堂看着人脸红得像变异了一样,吓了一跳。

听着说要躺一会儿,知道是困了,关了灯就上了床。


说孟鹤堂文化程度不高,那倒是真的;但也不是说他就是傻。

为什么叫孟阿姨?

人细心呗。

平常后台大小事务不谈,就说这会儿。

九良说什么了?要陪他躺一会儿。这说明人是真的又醉又困。

周九良性子就是爱憋,搁在一般,他顶多说先生时候不早啦快休息吧咱。

只有脑子不清醒了,才会显出小年轻的脾性:我一个人不好,我要你陪我躺着。

是这么个“陪我躺一会儿”。


周九良往被子里钻了钻,抱着孟鹤堂的腰,头缩在人胸口就睡。

“会闷坏的。”

孟鹤堂看他困,也不挤兑他,放柔声音想把人哄出来。

周九良偏偏连身子带脑袋捂在被子里,晃了晃卷毛表示抗议。

孟鹤堂只好把被子扒拉下去。

“困了就好好睡啊。”


周九良仿佛见不得光一般,摸索着被子就想往头上罩。

“干嘛呢。”

孟鹤堂轻言轻语地拦他。


“孟哥。”

周九良窝在孟鹤堂怀里,闷闷地嘟囔。

“你到底喜欢我哪儿啊。”


孟鹤堂脑子嗡一下,飘过一长串“周宝宝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妈呀这可怎么办”。

要冷静,我是一个逗哏演员。我有很强的临场发挥随机应变的能力。


“那你喜欢我哪儿啊?”

反客为主,还能摸清人家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完美。

可惜完美被一个音节打破。

周九良又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嗯”来抗议。


“好好好,我先说,你又聪明,懂的又多,又会这个又会那个的,你肯定不知道吧,你可招人喜欢了。

“我以前啊,天天都害怕有人先我一步把你抢走了。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人肯定什么样儿的都有。

“可是我呢,我本来就没什么文化,懂的也少,兴趣爱好又跟你聊不到一块儿去。我能怎么办?也就是可劲儿对你好呗。

“我觉得你这么厉害,一定特别嫌弃我。那天我听到你在后台跟别人聊天,你说孟哥特别好,他怎么怎么的,我高兴了好长时间。”

孟鹤堂说着说着眼圈发红,晃了晃人。

“我说这么多了,该你说了吧?”

周九良脸上还红得吓人,蹭了两下懵懵地“啊”了一声。

“说吧,你喜欢我哪儿啊?”

周九良又把头埋回去。

“没喜欢哪儿……”



孟鹤堂吓得一把把人捞上来,“说啥?”

周九良就近把头蹭进孟鹤堂的颈窝。

“就是没喜欢哪儿嘛……

“你优点很多啊……

“但是我不是因为这些喜欢你的嘛……

“我是喜欢你这个人……要是说喜欢你的什么什么优点,那世界上肯定还有满足这个优点的其他人啊……

“就是喜欢孟鹤堂……不是喜欢你的哪儿……”




周九良迷糊得语无伦次。

孟鹤堂安心得迷糊。

————————分割线————————

写得很乱,但是二位实在可爱。

第一次去小园子是因为孟孟,但是去了一次又get到周宝可爱之处。

还有一个礼拜他俩就来南京了。

有点小激动呢呢呢呢呢ԅ(¯ㅂ¯ԅ)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