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粥今天写论文了吗

失久

或许你想要看一看南京的晚上嘛。

假如像我一样躺在市区某一栋建筑的九楼,你就会看见一片透着褐色的夜空,在城市的灯光下,甚至泛出点儿微微的红色来。

站在阳台瞧得见马路上那些车辆,不论多晚都会听得见它们的声音。车灯和路灯辉煌耀眼,让人想起电视剧里常播出的镜头。

——仿佛我此刻应该拉上窗帘,隔绝开窗外的繁华景象,转身在卧室温暖的灯光下与你相拥。

我觉得南京很奇特,每隔千米就有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假如我现在到一千米之外的公园去,就会在那里看到星星。

你曾在那里告诉我,南京的星星有很多。

那时我们一起坐在玄武湖,木质的看台踩起来咯吱乱响,看台上坐了好几对儿小情侣。

我还记得我傻傻地说,你看啊,那个塔好高。

你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告诉我那是紫峰大厦。

那天晚上我喋喋不休地说着遇见你之前的故事,很久之后你才打断我,说你已经被蚊子叮了好几口。

老门东的夜晚又不一样了。

我们在那些房子中间的巷子里穿梭,脚下是坑坑洼洼的青石板。你抿着唇面无表情地匆匆而过,与兴奋的游客形成很强的对比。

我们很少在老门东一起抬头看天。

毕竟青石板和你,实在是太搭了。

南京的雪夜不像书里写得那么诗意。

我没有在这里见过鹅毛雪里的小船,也没有见过什么人踏雪寻梅。

人们举着五颜六色的伞在雪地里穿梭,不一会儿路就变得很脏。偶有行人抱怨鞋上沾了泥点子。

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初雪表白的话题,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无措。

你也曾经站在屋檐下发呆,当我问及玩雪的意思,你淡淡地拒绝了,眼睛却一直盯着飘下来的雪花儿。

即使与我相识多年,你也很少表达自己的意愿。

我至今还不知道你想要些什么。

这里每一寸土地看到的夜晚,都能让我想起你。

安安静静,不争不抢。

仿佛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又仿佛一切皆为空虚。

所谓孤艳。

end

【深夜突然发骚,写一点没有怎么准备也没有什么意义的骚话。
设定大概是堂良分别很久,堂夜晚想起良这样子。
住在九楼也不是要从九良的名儿说事情,而是我现在真的睡在九层楼哈哈哈

不可以上升蒸煮
都早睡喔】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