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杏仁儿

七夕送自己礼物
真实哭泣

买的杭州站
面基吗 我超丑

我喜欢传统段子
特别喜欢太平歌词
我没有成年应该还算“年轻人”

今日掐公式一算……
莫非这是周哥最帅的一次带头鼓掌?

周先生 真棒 嘿

堂主这条微博里的小周老师……

好像一个
乖巧可爱的小熊啊😄

◆又给九良上供了
◆特别爱站在场面桌旁边一点儿的地方。
◆能看着我爱的角儿从上场门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向我。

我说周老师给你一个棒棒糖吃。
九良说,哎,我拿着你快回去吧。

冬天在南京小园子看九良的时候,那一场没有人给九良送礼物。
孟孟倒是收了几个。

这一场孟孟不在,但我已经挤不上去了。
前面二位快说完的时候,几位小姐姐就拿着东西到台侧等着。
九良上来的时候,四面八方拥到台前。
坐着的观众们一阵惊呼。

上课无聊的产物之

当古代书法家写“周九良”

【来源:明 张弼 草书作品《千字文》】

咱们小先生玩儿过的哏


  • 小先生真的懂好多!

  • 这里整理一些小先生玩儿过的哏……大家都知道的比如“姻缘有份”“你是张学良”什么的我就不说啦~说一些我很少看见太太们谈论的哏~

  • 本人没有什么学问见识,本着对小先生的一腔热血,列一些自己理解的哏,犯错误是难免的,语义表达不清楚也是会有的,您各位多包涵~

  • 坐等太太们雅正٩(๑`н´๑)۶



1. 孟周二人吉他三弦演奏《滴答》那一场。

弹《滴答》前,小先生三弦刚背上身,孟哥问你行吗你,小先生就随手弹了一段小调。


【这一段儿小调是《梆子佛》里的一小段,《梆子佛》是非常经典的曲牌儿,《大西厢》里“有莺莺叫小红”一段儿就用的《梆子佛》的调儿。】



2. 还是《滴答》那一场。

准备演奏《滴答》了,小先生跟孟哥说:“咱庙上不见顶上见,这会儿谁也顾不上谁了。”


【“庙上不见顶上见”:逛庙会有“朝顶”的说法,就是说半山腰会有好几个小庙,很多人不会把每个庙都拜一遍,但山顶的那座庙是一定会去的。

(具体的这座山顶上的庙,有说法是特指妙峰山顶娘娘庙,有说法是说泛指所有山顶的庙)

到了庙会人一多,难免在山顶那座庙里见着熟人,见了俩人唠:哎咱们庙上没见着,顶上倒见着了,有缘有缘。

小先生这里的意思大概是说,咱俩这会儿先各弹各的,弹着弹着自然就合在一起了~】



3. 某场(哪一场忘了……)有观众送了玩具青蛙,会自己跳的那种。

孟哥问小先生玩过这个吗,小先生说没有。

孟哥就把青蛙发条还是什么东西的弄好,往桌子上一放,说:“周九良的爸爸蹦!”

后来在相声里孟哥说九良回家把妻儿老小扔地上踩,“他爸爸一踩还叫呢,呱!”

小先生:“你爸爸周蛤蟆。”


【周蛤蟆:周德山先生艺名。周德山先生是相声界的前辈,“相声八德”之一,是范有缘先生的弟子,马三立先生的师父。】



4. 小先生早几年的微博名,繁体字的德云面茶。


【周蛤蟆周德山先生的父亲也是相声艺人,绰号“面茶周”。】

用自己的事情单纯吹一下小先生

最近在为演出对本子。

我是新手上路,虽然之前说过了几场,但这次前辈们还是说让我来逗哏。前辈们说其实我更适合捧哏,但是多逗几场,进步得会快一些。

前辈们给我指的搭档是个哈尔滨学长,实力很强,风格活泼。我跟他对本子的时候,发现自己一是控场太弱,二是拉不住捧哏。

我很蒙逼,生怕接不住捧哏的怼怼;给我量活儿的哈尔滨学长更懵逼,他怼我才更有舞台效果,但又怕我兜不住。

总之说相声就很难。

那么小先生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他跟孟哥搭了头一场,就是“他那会刚十七岁”的那场。
——小先生是捧哏。

新的手机壳到了
南京特别热但是今天很快乐
(›´ω`‹ )

翻了几张别人微博里的周宝宝
嗯 周宝宝真的很可爱
嗯 比我这个姓周的少女猪可爱多了

很久没有更文了 虽然是写给自己当睡前故事看的 但还是有一点罪恶感
啊我补完论文一定要更文辣

最后,P7是穿他孟哥衣服戴他孟哥墨镜的周宝噢~占tag歉【捂脸】